不疼的理由也很奇葩,孕肚见红,作妖婆婆狼嚎大哭
不疼的理由也很奇葩,孕肚见红,作妖婆婆狼嚎大哭 

 

 



 
0       1  


当老公赵海苦着脸,和林娇儿抱怨父母偏心的时候,她从来没想到,世间真有这样不疼亲生儿子的父母。

而且,不疼的理由也很奇葩:儿子天煞孤星,是克星!

 

赵海说妈妈张红梅怀他时,爸爸赵世生在工地的手脚架上掉下来,摔伤了腰,治了好久才算治好,却再也不能负重,只能做些轻松的活。

 

生下他才一个月,爷爷又遭车祸,意外去世。

 

而一直身壮力健的张红梅,也似乎在这次生产中伤了元气,病恹恹的弱不禁风了。

 

赵世生曾借了一大笔钱给一个朋友周转,一直按时付的高额利息,从未出过差错。

 

赵海不到一岁,赵世生那朋友犯事坐了牢,牵扯到这桩高息民间借贷,他的钱别说利息,本钱也要不回来,损失惨重。

 

接二连三的变故,加上赵世生属鼠赵海属马,赵世生认定父子生肖相冲,儿子赵海就是个克星,让他破财受伤还丧父,从此心里眼里只有女儿赵娜,对赵海十分嫌弃。

 

张红梅本就对赵世生唯命是从,又因身体不适,力不从心,也对每日哭闹不休的赵海十分嫌弃。

 

因此赵海断奶以后,就交由奶奶带大,父母当姐姐如珍如宝有求必应,对他却不理不睬置若罔闻,不过空有父母的名号而已。

 

赵海红着眼睛说,自己总是想方设法讨父母欢心,可无论他多努力,他们还是正眼都不瞧他。

 

现在看他长大了,能赚钱了,才对他稍微好点。

 

看着赵海难过的样子,林娇儿很心疼,觉得这个憨憨的男人真是太可怜了,竟然遇上这么不可理喻的父母。

 

摔伤、借钱,明明都是自己的原因啊,爷爷的死,也明摆着是意外啊,怎么可以怪罪一个小婴儿呢?简直是胡扯嘛。

 

林娇儿说赵海你个呆瓜,不会和父母辩驳啊?怎么任由他们胡说八道呢?

 

赵海如蝎子蜇了似的,一脸惊恐地跳起来,双手乱摇:“怎么可以和父母吵架?不能说的,不能说的。”

 

林娇儿叹了口气,暗想这傻子该是受了父母多少打击,才会让他敬鬼神般敬畏他们啊。

 


 
0       2  


嫁给赵海以前,林娇儿跟着父亲、哥哥在省城跑出租,手里攒了一笔钱。

 

赵海那时在给别人跑车,他想自己买台车,父母却以结婚要花费为由,一次次推脱。

 

家里明明有钱,父母只是不肯支持自己。钱去了哪里,赵海心里清楚,面对强势的父母,却也无奈。

 

买车,成了赵海的心病。

 

结婚后,林娇儿拿出自己的积蓄,又在娘家借了一些,给赵海买了车。

 

公公婆婆假装不知道,尽量回避这事。大姑姐赵娜振振有词:“结了婚,自然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的我的?那不明显有二心么!”

 

赵海涎着脸,悄悄劝林娇儿,说他姐就这德性,别和她一般见识。

 

林娇儿不想吵架,每天和赵海轮流跑车,一门心思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没过多久,林娇儿怀孕了。听医生检查说是双胞胎时,两口子喜上眉梢,憧憬着儿女成双的欢乐时光。

 

为了省房租费,林娇儿婚后一直和公公婆婆住一起。

 

公公赵世生在工地管材料,她和赵海跑车,家务全部由婆婆张红梅打理。一家人各忙各的,倒也没什么矛盾。

 

怀孕了,林娇儿不敢去跑车,安心在家养胎,每天小心翼翼,生怕有一点闪失。

 

姑姐赵娜一个电话打来,说她婆婆摔断髋骨住院了,她老公得去医院照顾婆婆,店里的生意忙不过来,要张红梅去帮忙。

 

林娇儿知道赵娜开的那小超市,由于地段好货物齐,生意一直不错。

 

赚了钱的赵娜鼻孔朝天,对谁都颐指气使,这么些年的生意经,把嘴巴也磨成了机关枪,随意扫射。

 

张红梅在电话里小声说林娇儿怀孕了,话未说完,赵娜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恨不能把手机炸飞:“不就怀个孕吗?好像谁没怀过似的!才怀上有什么要紧?就得当娘娘供着吗?!……”

 

赵娜在那边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赵世生在这边发话,指示张红梅先去给女儿帮忙,他大手一挥:“女人怀孕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这一点家务都做不了吗?”

 

张红梅附和着,说自己当年怀孕期间,一直在田间地头劳作,也没事。现在只买个菜做个饭,衣服都有洗衣机,有什么难的,完全可以应付下来。

 

一边说着一边收拾东西,第二天一早回了老家。

 


 
0       3  


张红梅一走,所有的家务都落到了林娇儿肩上。

 

公公赵世生口味重,无辣不欢;赵海小时候坏了肠胃,吃不了辛辣刺激的。

 

这样一来,林娇儿只好把菜做成两份,一份先出锅,一份再加辣。

 

平时只管握方向盘的手,浸染出一股油烟味儿来。

 

饶是这样,习惯张红梅口味的两个男人,依旧对这个代理厨娘很不满意,挑三捡四地指责。

 

林娇儿怀着孕,还要当老妈子照顾这爷俩,最可气费力还不讨好。

 

赵海一如既往的做甩手掌柜,公公依旧指手划脚,茶凉了烫了,菜咸了淡了……各种挑错。

 

孕期本来就情绪不正常,加上对婆家的做派很不满,委屈和怨恨日累月积,如山洪灌注的水塘,逐渐达到了承受的极恨。

 

林娇儿从小善良单纯,可老实人被逼急了,也会发疯。

 

当赵世生再一次摔了筷子,拍着桌子说菜淡出鸟来,赵海跟着一路埋怨不休时,林娇儿彻底怒了,把碗往赵海头上一扣,菜汤顺着头发滴落下来,糊了一头一脸。

 

有菜梗耷拉在耳廓上,像挂了一个绿色的环;有的落在肩膀上,有的掉在地上,狼狈至极。

 

赵海眼睛里进了汤水,疼得捂着眼睛大喊大叫:“林娇儿你疯了呀,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世生也在一旁骂:“雷公都不打吃饭人,你比雷公还狠呀。赵海,这样的女人还不打,你等着她在你头上拉屎拉尿吗?!”

 

正在气头上的赵海,嘴里不干不净骂着,闭着眼睛猛力一推,林娇儿被推得对面墙上,头受到重重撞击,眼前金星乱闪。

 

最要命小腹一阵绞痛,一股温热的喷薄而出,林娇儿低头一看,裤管一片腥红。

 

她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地上。

 

林娇儿觉得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和她嬉戏玩闹,玩得正开心,小人儿突然像风筝似的飘走了。

 

她跌跌撞撞一路追赶,眼睁睁看着小人儿越飘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林娇儿大声哭喊:“别走啊,你们回来,回来啊!”



 
0       4  


“娇儿,娇儿你醒醒,娇儿!”林娇儿听到呼唤,映入眼帘的是林妈妈老泪纵横的脸。

 

一旁是怒火中烧的父兄,和低头不语的赵家父子。

 

见她醒来,哥哥林强一把将赵海摁在墙上,左右开弓一顿乱打,边打边骂:“我们心肝一样疼的妹妹,到你家成了佣人,还被你打到流产,今天我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晓得马王爷有几只眼。”

 

嘴里说着,手下不停,赵海脸上立马开了酱菜铺子,青红紫绿备了个齐,嗷嗷叫着求饶。

 

那边,林爸爸扯着赵世生理论,外面的传言今天被证实,他心疼女儿,掐死赵家人的心都有。

 

林妈妈声泪俱下,哭诉赵家对林娇儿的不平等待遇,把女儿怀孕婆婆不管,公公挑唆女婿把女儿打致流产的事游说了一遍。

 

人们听到吵闹,前来围观,纷纷指责赵家人,更有人义愤填庸,助威大叫“打得好”的,说如今媳妇怀孕,谁家不是全力呵护,哪有这样不明事理的人家?!

 

大众的指责让赵世生父子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嫌弃唾骂。

 

林强的铁拳撞击肉体的闷响,让毫无战斗力的赵海胆颤心惊。

 

面对林爸爸的步步紧逼,公公赵世生自知理亏,只好连声认错:“亲家,你消消气,我们也没想到会这样,都是我们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啦!以后保证不会这样了。”

 

“你还想有以后?”林强对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的赵世生瞪眼怒视。

 

林妈妈看看打趴在墙角的赵海,又看看奴颜卑膝的赵世生,扯住林强,示意他住手。

 

在赵家父子一再保证下,林强才收住拳头,吵吵着说要把妹妹带回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0       5  


林娇儿咬着牙,瞪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己不该冲动,逞一时之气,害了无辜的孩子;恨的是赵家人的态度,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可以随意打骂。

 

心像被利器片片划过,鲜血淋漓支离破碎。她想哭、想骂、想大喊大叫发泄怨怒,可喉咙像固化了,发不出声来;眼睛像干涸了,流不出泪来。

 

林妈妈吓坏了,搂着林娇儿哭个不停。林爸爸拉着女儿的手,心疼地哽咽着说:“孩子,难过就哭出来吧,别憋坏了。”

 

林强跺着脚叫:“你发什么傻呀,这么大个人了,再这样老实,看你怎么办!”

 

赵海满脸伤痕,窝在床尾一迭声道歉。

 

林娇儿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这段婚姻该不该继续。

 

在医院住了几天,张红梅也迫于压力,赶回来照顾林娇儿。

 

赵海态度诚恳,赵世生夫妻一改之前的态度,小心翼翼地和林家赔不是,恳求原谅。

 

林妈妈见赵家人认错态度好,赵海挨了顿暴揍,应该也会长点记性,不敢再小瞧林娇儿了。

 

秉着劝和不劝离的心理,林妈妈反过来劝林娇儿,当时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欠考虑,如今孩子没了,赵家也很难过,要她冷静下来,养好身体好好过日子吧。

 

林妈妈哪里知道,因自己的心软,会给女儿带来无穷的伤害和苦痛。

 

经此一闹,林娇儿反思自己,确实也有不周全的地方,可一想到公公婆婆的嘴脸,就像吞了苍蝇似的难受。

 

当赵海第一千零一次和她说“对不起”时,林娇儿选择了原谅,前提是搬出去单过。

 

身体的伤慢慢养好了,心里的那道伤痕,林娇儿为了和谐悄悄掩藏,只是在夜深人静时,独自慢慢舔舐。

 

赵海这次挺积极的,立马托人在外面租了小二居室,接林娇儿出院,回家收拾东西准备搬过去。

 

回到家,赵海和父母说要搬出去住,正歪在沙发上抽烟的赵世生,像被踩到尾巴似的跳了起来:“住得好好的为什么搬家?不准搬!一家人就该住一起,彼此有个照应。”

 

张红梅如丧考妣般大哭:“我这生的什么儿子呀,娶了媳妇忘了娘啦,我这含辛茹苦养大你多不容易呀,现在翅膀硬了能赚钱了,就把我这老婆子撇一边,我活着有什么劲?还不如死了干净。”

 

一边唱山歌一样嚎哭,一边拿眼睛偷瞟赵海,作势往墙上撞去。

排行榜
广告位 Ad1
关于我们
时尚生活资讯网站新闻孩子婚姻全文女性app美容美妆潮流搭配护肤阅读女人减肥品牌发型中国健康娱乐男人男士服饰时间方法更多官方手机下载视频肌肤软件服务明星分享博客携手提供美女旅游北京女生标签红包美白新人旅行产品运动瘦身平台百度搜索媒体流行游戏亚麻打造国内图片全球系列世界艺术苗苗食物单品饰品资源方式解决本站时尚女人网资生堂精华八卦知名头发内衣面膜荣耀自然复古趋势还能学习美式孕妇新品韩国国际亲子网友在线
快捷菜单1
新手上路
快捷菜单2
新手上路
快捷菜单3
新手上路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9-2020 {/if}